心情日历
载入中。。。
最新日志
载入中。。。
最新评论
载入中。。。
//最新回复
载入中。。。
友情链接
站点信息
载入中。。。
{我的母亲 }

母亲出生在莱城以东十里之遥的秦家洼村。那个时候的农村里面,每户人家都会有姊妹兄弟好几个。母亲当然也不例外。她顶上有一姐两哥,下面有两个妹妹,刚好占了个中间的位置。
  秦家洼村姓秦的人家最多,但和姥姥家关系最近的却只有母亲的二叔一人。只可惜在他还没成家立业的时候便跟着别人去逃荒要饭,后遂无问津者亦无寻之者也。如若现在尚在人间,大概也得是位百岁老人;但那或许是不可能的。
  姥姥姥爷都是老实巴交的贫农出身,母亲生在农家长在农村,所以吃苦耐劳、勤俭节约、身体也好。如今六十三岁的她老人家还坚持外出干活贴补家用,就在昨晚她还拿出自己的工资所得给她的孙子买文具。说实话,我不是啃老一族,我们一直盼望过了苦日子的父母能在有生之年整天过着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
  前些天,我感冒咳嗽连续几日精神不佳,下班回家后更是懒得动弹,母亲见我进门连忙返进卧室抱出一个瓶子塞到我手里。看着我满脸疑惑的样子,母亲拉过一把椅子让我坐下凑到我的面前说:“我记得你小时候啊,一不好受我就得去你五叔家给你拿药。可有一次不好受怎么吃药也不见好,你爹就让我去小铺给你买了星石榴(就是山楂)罐头来哄你。嘿嘿!没想到还真管事;也不知道当时是不是你生馋病了?可吃罐头这事竟成了你生病好起来的兆头。甭管多大你在我手里也是孩子!来,吃了这个罐头你的病就好了!”看着眼前这位两鬓斑白的老人满脸期待的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谁能想到,已近不惑之年的我又被母亲当作小孩子看待了一次呢?也许是母亲疼儿想给我买个罐头吃吧?我不得而知。只是记得当时,我仿佛又找回了儿时的感觉——童年啊,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
  生命是母亲赐给每个孩子最好的礼物,我的生命来得尤为艰难。七十年代的乡村医院技术和设施相当落后,而就在那年春节,我被庸医判了死刑——“没见过这种怪胎!拿上药回家引产吧!”闻听此言的父亲着急上火是免不了的。“如果不引产呢?”母亲急切地问道,试问有哪位母亲愿意放弃十月怀胎的骨肉呢?
   “要不引产生出来也是个老年怖!大人孩子命都不保!”冰冷的话语在空荡荡的卫生院里回荡着,母亲的天空瞬间暗了下来。
  母亲说她忘记了自己是怎样挺着个大肚子回到了家里,只是看到奶奶的刹那彻底泪奔。奶奶听完母亲的哭诉后无奈地叹了口气,一边倒水让母亲服药,一边故作轻松地提起自己的前两个胎儿也是一出生就死掉了。可是,这一次母亲却没有听从婆母的话,她暗自发誓一定要把自己的胎儿生出来,看看究竟是不是医生说的那样!这一次,奶奶和大伙都拿母亲没辙,只能盼望老天爷能够善待她的儿媳,能够给她生一个大胖孙子,而且还是个活的!
  两个月的煎熬后,庸医的谣言不攻自破——一个健健康康的我来到了这个崭新的世界。奶奶亦是喜极而泣,她逢人就说俺这个孙子命大,药害不死,镢头砸不死,放心养活吧!听了奶奶的话,母亲像吃了定心丸似的。日子虽然清苦了些,可我就在这个十一口人的大家庭里像小树一样开始渐渐长高了。
  我们老家住在莱城以东四十里路的辛庄镇乔店村,属于山区加库区。不夸张点说,我的出生给原本拮据的生活又撒了一把盐。邻居们在羡慕之余有时候也会投来帮助的双手。可奶奶和母亲从不白要人家的施舍。青黄不接的时候母亲就去地里挖野菜沥白杨树叶和柳树叶回家后炸透了攥干拌上地瓜面蒸熟后供大伙儿充饥。只是人口太多,往往是饭也不少,可一转眼就吃没了;吃了上顿没下顿是那时候的家常便饭。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比往日起得更早睡得更晚。早上天还没亮她就趁着露水去山梁子上刨黄草根晒干了好做柴火,天还蒙蒙亮就已经有一大山坡草根在等着晒了;晚上趁着我睡觉的空儿再给全家人拆洗衣裳缝补袖褂;难怪奶奶直到临终前一直也没有说母亲一个不字呢!奶奶的眼睛很亮,母亲说的话做的事她老人家都记在心里看在眼里。
  只是,好日子不长,土地改革包产到户粮食刚有结余的那年,爷爷奶奶一前一后离开了我们。全家人悲痛极了。大姑二姑已经出嫁有了孩子,可还有俩叔俩姑尚未婚配成家。年轻的父母没有任何怨言,他们毅然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拉扯弟弟妹妹娶媳妇找对象。嫁妆和婚礼虽然和今天相比跟不上形势,可看着一个个现在幸福满满其乐融融的样子父母打心眼里是知足的满意的。
  记得那个时候,我最爱跟着大人走亲戚,因为可以吃到平时捞不着的美味——点心、挂面和鸡蛋。家里来了客人也是如此,所以我打小喜欢走亲戚来客人。特别是奶奶这边的亲戚来的时候,母亲就开始热火朝天的忙活。我时常问母亲其中的原因。母亲总是摸着我的头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没了父母走娘家比什么都难;俗话说老嫂比母姐姐娘,你就是宾客相待的,没了父母的闺女走娘家的日子也是数过来了的。我还有什么理由慢待客人呢?或许我好客的习惯就是在那个时候养成的吧!还有什么“人家吃了传名,自己吃了填坑”的谚语大概也是在那个时候不知不觉中融入了我的骨髓。因为打小经历过的习俗总有模仿的习惯,热情好客不自私或许是母亲对我最大的影响!
  九六年从泰安毕业回家后被分配到莱芜物资局工作,我也在这个时候和如今的妻子谈起了恋爱。只是刚开始的父亲并不满意这桩婚姻。毕竟他面朝黄土背朝天了大半辈子,他比任何人都懂得土里刨食的艰辛。所以,他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一时间我们都陷入了僵局,情急之下我也无从下手,难道一桩姻缘就这样被拆散了吗?
  这一次,多亏了母亲出面协调,她费尽口舌两头说活。她顺着父亲的性格了解父亲的真实想法,慢慢的,她就知道父亲担心的是什么了——父亲砸锅卖铁一直希望我十年寒窗苦读跳出庄稼地,没想到我刚毕业就准备扎进地里扛起锄镰锨撅,他不生气才怪呢!母亲告诉我,父亲的希望被打碎后是多么伤心和失望。怨我没及时跟父亲说清楚自己的计划和打算,更怨我一意孤行我行我素的小孩子性格和他老人家发生争执。儿女的生活有时候真不会按照老人的设计的轨迹而进行,所以他们才会伤心和失望,这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啊!只是明白这些道理的时候,我们夫妻二人早已经住进了父母亲手布置的新房。生下儿子后,我们又把二老接进城里彼此有个照应。有时候,看着双亲儿孙绕膝的情景,我真希望时光能够停止下来,毕竟这个画面是那么温暖和温馨。不会徒留什么“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
  相比父亲的及时雨,母亲显得慢了一点,但是她的度量大、心肠也宽,性情不急不躁不温不火。她时常挂在嘴边的话语就是:人家过年咱不能在这里熬五更,光急有啥用,天湿了天晒。是的,母亲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想的,更是这样做的。这一点对我影响也很大。其实细心想来,有些东西和人是你的终归是你的,撵也撵不走;而有些东西和人不是你的,强求也是枉然。母亲不但仁慈宽容,说话还特别暖人心,她从来不说什么恶毒至极伤人感情的话语。或许是老天待我不薄,我的岳母也是这样一位善良的老人。只要她们老姐俩走到一块,说不完的家常拉不完的呱就会如涓涓细流般娓娓道来。只要你有时间听,她们就不会住声,或许是她们年龄相仿,而且又共同经历了那个吃糠咽菜的年代的缘故吧!
  但母亲也有我害怕的时候。记得小时候刚刚记事,见一起玩耍的峰子哭的时候还唱着小曲骂娘挺新鲜,我也跟着学了起来。没想到我却惹怒了母亲,她把我拉回家照着我的屁股就是一巴掌——“你姥娘没得过我什么记(孝顺的意思),我可不能让你成天骂着玩!”打那之后,哭就是哭,不能带唱腔,更不能带上半句脏话;还有一次,我又和峰子玩捉迷藏,口干舌燥之际看到别的孩子随手摘下路边的黄瓜往嘴里塞,我也悄悄地跟着摘了一个。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倒霉,一口黄瓜还没咽下肚,母亲就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男子汉大丈夫,手不干净早晚进监牢狱!”一顿训斥又把我吓得屁滚尿流,只好乖乖地跟在母亲身后去邻居家赔礼道歉。可想而知,挨过这两次训的我再也不敢调皮捣蛋惹是生非。因为我知道这类事情都是母亲深恶痛绝的,更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所为。直到现在,母亲的这些谆谆善诱和善意教导仍然无时不刻地提醒着我,这也正是我做人坦荡荡晚上睡的香的原因所在,真该感谢我的母亲!
  值此二零一六年母亲节来临之际,祝愿天下所有像母亲一样勤劳善良、吃苦耐劳、勤俭节约、团结邻里、热情好客的老人身体健康、长命百岁,事事如意!

新爵爷 2016-5-13 14:49:00 | 阅读全文 | 回复(1) | 引用通告 | 编辑
  • 标签:我的母亲 
  • 圈子:十三省 
  • {Re:我的母亲}
    eryuehua感动。献给母亲节最好的礼物。
    eryuehua 2016-5-14 18:36:00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