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日历
载入中。。。
最新日志
载入中。。。
最新评论
载入中。。。
//最新回复
载入中。。。
友情链接
站点信息
载入中。。。
{这世界,你来啦 }

天高且蓝,金秋送爽,在这硕果累累、瓜果飘香的美好日子,你——我们全家人的小宝贝,志贤哥哥的小弟弟就这么急匆匆而又慢吞吞地来到了我们身边。

说你急匆匆,是因为你刚满三十九周便来到了这个世间,比预产期提前了一周时间;说你慢吞吞则是由于从妈妈感觉疼痛开始到宝贝出生,这个产程比你哥哥来得可要慢多了。总之一句话,这世界,你来啦!

九月十二日凌晨零点十四分,对!不是在911那天,恰好又是财神节出生,而且是当天妇保院接生的第一个小宝贝。体重是3.125公斤,身高50厘米。小家伙浑身的确是毛茸茸的,蜷缩着双腿,紧闭着双眼,只是在饿了或者什么的时候才会哭两声,其他时间就是睡觉。起初爸爸都听不太清你的呼吸声,也或许是走廊里的声音大的缘故吧?直到第二三天的时候,我才慢慢适应过来。没想到你又起了一身红斑,先是脸上,接着是腿上和后背上。真是让人心疼呀!

于是,奶奶就抱着小家伙,我就领着你们去南楼的新生儿科做检查。只是上上下下两趟,也不见人,后来在一个好心人的帮助下领到一个窗口说要按门铃。想想也是醉了。只是,接待我们的年轻大夫或者是护士脾气有点问题,头不抬眼不睁地就要单子,听我们没开单子后就丢下一句没开单子跑这儿干啥?唉吆,我去!这人和人的差别怎么这么大呢?记得生老大的时候整个妇保院的大夫和护士服务都挺好,就是这一次从检查到住院安顿下来妇保院给我的整体感觉还像是像回到家一样。没法,我只能回到产二病房去找大夫,就把奶奶和宝贝留在了新生儿科。等我回来的时候,奶奶满脸委屈,说我走了之后,刚才那个女的就像吃了枪药一样,一会咋呼这个一会又咋呼那个,母亲耳朵原本就沉,只能告诉对方自己听不清,等儿子回去再说。就这样,那个女的才哼哼唧唧地走开了。

我看了看母亲怀里的小宝贝,满脸的小红斑还没消退,低头告诉母亲,刚才那个女的可能是被她男朋友给踹了,所以心情不好,不用理她,待会就来个好大夫为我们检查。母亲看着我笑了笑,说,现在的大夫该是不和生你那个时候的大夫一样了吧?“嗯!肯定的!”我一边不太确定地回答着母亲,再次按下了门铃。还好,总算没让母亲失望,接待我们的医生是位四五十岁的大姐,态度和语气都还不错,给孩子检查的也算仔细,动作也算轻柔,总算是换来了母亲的一句肯定:嗯!我就说嘛,还是好人有好报,这个医生不孬!

就这样,新生儿科的大夫说是这叫新生儿红斑,20%的新生儿都会如此,三五天就会自行消退的,不用管它。建议我们去眼科和耳科再看看有没有其他问题,好吧,走起!就这样,奶奶抱着你,我领着穿着平底鞋的奶奶又从南楼来到了北边的西楼,一切都好,终于放下心来。

抬头看天,天空竟然那么高,那么蓝。蓝蓝的天空下飘着几朵白云。白云悠悠,我的心儿也跟着飘荡起来。正如蔺老师给我的留言一样:幸福的日子开始了……

新爵爷 2017/9/26 17:33:00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